所里斯

宝宝的微博@夕染染染染

雷安 *《你是我的》(一)

***
“恶党,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该说是你的不幸吗?”  安迷修原本正在自由森林摘果子吃,一斜眼竟瞥到雷狮竟然在树下打盹。原想着不要惊动他独自走开,却发现下面那人早已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
“是谁不幸还不一定呢~”  雷狮冷笑一声站起身来,对着安迷修一阵挑衅。
安迷修摆明了不吃他这一套,继续摘果子。
雷狮见安迷修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的,莫名就升起了一股怒气。他手下的几人全去干自己的事了,他最近也手痒,想来想去,也就想到了自己的冤家安迷修。
去找他打一架吧。
这么想着的雷狮开始半个大陆的寻找安迷修的身影,正在找了半天无果准备休息一下时,猛然看见树叶中一根突兀的棕毛动来动去。雷狮勾了勾嘴角,那家伙正在树上摘果子呢。雷狮看着这树,突然觉得有些眼熟,想到是什么之后忍不住闷笑一声,也不急着喊他,就这么坐在树下等着。
“安迷修,老子今天就是来要你命的。” 雷狮恶狠狠的道。
安迷修依旧是那副高傲的样子,看着雷狮,半眯着眼睛不以为意的冲雷狮一笑。                                            “哟,几天不见,你这嘴上功夫倒是见长,一会被我打的屁滚尿流的可别说我欺负你啊。”
雷狮额头上青筋暴起,他最受不了安迷修这种自认清高的蠢样,脸上依旧笑着,只是这笑容中慢慢透露出一点残虐的感觉。
“废话少说!”  雷狮怒吼一声,一跃而起,空中掏出他那把『雷神之锤』对着安迷修所在的树干就是一击猛击,安迷修轻松一跃躲过雷狮的暴击,但是怀里兜着摘了许久的果子倒是掉了几个。
安迷修皱着眉头,颇有不悦,先不说自己辛辛苦苦摘了这么久的果子掉了,平时他也不会这么快打上来的啊。
“哼,这么粗暴不愧是恶党。” 
说着也不着急动手,慢悠悠的落在另一棵书上。
“你躲什么?自称骑士却不敢接我一招吗?”  雷狮讽刺道 “你没看见我在干嘛吗,都掉的只剩一个了!” 安迷修拿起兜里红艳艳的果子,一口咬了下去。
“这果子,还挺好吃的,可惜被你这恶党给糟蹋了。”  安迷修两口吃完,擦擦嘴
“你说你是不是很可恶呢?” 说着从背后抽出两把刀,腰板挺得直直的看着雷狮
“说起来你的小跟班们不在呢。”
“不关你的事。”  
语落,一到惊雷快速劈到安迷修眼前,安迷修双剑一合,接下一击,随后高高跳起,直指雷狮眉心。雷狮一个飞身躲开,又打下一到惊雷。
雷狮见那人傻唧唧的吃了那毒果还大赞好吃的样子忍不住大笑一声,就等着看他笑话了。
这一到惊雷安迷修接的有点费力,甚至有点接不住,心中一惊,趁着雷还没劈到身上急忙闪身躲开。
“呃……”
怎么回事?安迷修不解,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怎么会接不住?
还没想个明白接着双腿也开始发软,只能勉强靠着树干才能站立。             
“奇怪……我怎么……”  安迷修双颊泛红,拿 刀的手也开始发抖,两把刀直直跌落在地。雷狮看见安迷修失去战斗力的怂样,乐了,收起武器跳下树来慢慢走到安迷修身边。
安迷修看到雷狮靠近,气红了眼质问到
“说!是不是你这个恶党暗地里使诈……”
忍住全身上下阵阵的无力感,安迷修勉强算强势的吼出这句话。
雷狮不以为然,依旧一副看戏的面孔,一脚把勉强站立的安迷修踢倒在地。
“哈哈哈,我使诈?我还用得着使诈吗?面对你这种蠢货,吃了亚当果还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好呢?” 
雷狮蹲在安迷修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安迷修滚烫的脸
“什么……” 安迷修虚弱的声音飘进雷狮耳中。他已经完全使不上劲了,如今他就算在这里被雷狮杀死,也再无办法了。
“就是一种毒果啊,吃了后会浑身发热,不被人操就无法解毒的春药,还会像万蛊噬心,最后被活活折磨至死啊!哈哈哈哈!” 雷狮的笑声异常刺耳的冲透安迷修的耳膜,虽然皮肤热的像火灼,但心下却凉了半截。
“怎么……怎么会……” 安迷修愤恨的闭上眼睛,如今只能等死了,不是被毒死,也是被面前的雷狮砸死。
师父……对不起,我最终还是要死在这儿了……
雷狮见安迷修一脸的决绝,仿佛认定自己命不过今夜,站起来狠狠踩在安迷修脸上。
“谁叫你这么蠢,手册上说的一清二楚,不过,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想活下去也不是没有办法……”
雷狮低沉的笑了两声,松开脚,看着忍不住开始狂冒生理眼泪的安迷修,此时的他,双眼微合,脸连着脖子甚至全身都通红滚烫。
雷狮看着那个张狂不可一世的安迷修此时也只不过是只被他踩在脚下任意搓揉的蝼蚁,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大,胸口有一种难言的心情开始占据他的大脑,嘴里低声道
“现在……我可以让你活下去哦……”  说着他付下身单手捏起安迷修的下巴,对方滚烫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
“恶……恶党……” 安迷修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作为一个骑士的尊严……绝对不可能为了活命而用贞操去做报酬!
“你杀了我吧!”安迷修说着闭上了眼睛,静待着冰冷的铁锤锤爆他的脑袋。
雷狮的笑停了下来,他静静的看着安迷修,捏着他下巴的手一寸寸收紧, 直到对方疼的忍不住闷哼出声。 
“你想死,还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雷狮凑到他耳边低声呵斥。
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突如其来的热吻让安迷修的脑子瞬间炸了。
“嗯!唔?”   
瞪大的双眼里写满了惊讶,可是他现在浑身瘫软,连牙齿都是软的,完全不能抵抗外来者的入侵。
雷狮霸道的舌头长驱直入,狠狠的吻着安迷修,像是要把他肺里的空气吸干似得,不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窒息的压迫感迫使安迷修的眼泪越来越多,视线模糊的什么也看不清,难受极了,他看不到雷狮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也看不见他眼底的冰冷。
极度的缺氧让安迷修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痉挛,雷狮这才松开他,安迷修的肺这才活过来,大口的喘息。
“你……”  还没等安迷修一句话说完,雷狮已经果断把手伸进对方的衣服,用力一绷, 把衣服从中撕裂开来,突如其来暴露在冰冷空气中的滚烫身躯像是得到了舒缓,安迷修忍不住嗯了一声,雷狮像是受到了鼓动,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安迷修结实的身躯上。
“恶党……住手……我叫你…杀了我!”
安迷修红着眼大吼,他自认是个骑士,如果今天在这里被恶党强入,那么他也没有脸再活下去。 
“给老子闭嘴!” 说着又吻上去,结结实实的堵住安迷修那不讨喜的嘴。
“唔……”  安迷修被雷狮在嘴里舔来舔去,舌头被勾着吮吸,那种酥麻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上面吻着,手这里也没安分,从胸肌开始一直慢慢的揉捏抚摸着,一直到腹肌,雷狮也不急着往下而是在腹肌的沟里画着十字,惹得安迷修一阵麻痒,不知道是不是那毒果的关系,他的身体比平时敏感了好几倍,常年锻炼出来的身体没有什么细皮嫩肉,也自然不会这般敏感。
“你……你这混蛋…”  安迷修艰难的从两人交接的唇缝里挤出一句话,随后又被淹没在巨大的喘息声中。

这是什么抱?环背抱吗?哈哈哈哈

瑞金(有点car……)

金视角---(有机会会写完格瑞视角)

凹凸大赛还有一周就要结束了,我的排名还没混进前一百,甚至可以说还差得远,元力也用完了, 那天我坐在蘑菇森林发呆,我觉得自己几乎已经可以看到被回收的下场,突然后面有人用手拍我的头,我转过头去,刚刚好对上那双紫色的眼睛,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人居然是格瑞!他竟然主动来找我?
我有点兴奋,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心情,我和往常一样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而他也像习惯了一样把我推开,我跟着他,他没有拒绝。
事实证明果然有一个第二名在身边干什么都会轻松很多,他常常会把怪虐到一滴血,我在给它一拳,我就得分了,格瑞什么也没说过。
虽然他始终不愿意和我组队,但他已经和我的队友没两样了,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我一直搞不懂,格瑞为什么会像这样帮我升级,照他的性格是不会管这种闲事的,但是我从来不问,因为我想和他在一起,想呆在他的身边,这也算是我的小私心。
今天晚上没事做,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就又想起格瑞,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也像我一样在失眠吗?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瞟向窗外,我有点诧异,那坐在草坪中央喝闷酒的,不就是格瑞吗?可为什么那么强大的格瑞,坐在那里的背影那么渺小呢……
鬼使神差的,我走了出去,悄悄的的坐在他背后,背靠着他,我能感觉到,在我碰到他的那一刹那,他颤抖了一下。
我佯装没事的傻笑两声,叫他的名字,我问他为什么要参加凹凸大赛,他没有回答我,反问我为什么要来。我有点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当然是为了我的家乡啊,可这话我自己听着都别扭,我有点尴尬,便住了嘴,只是静静的靠着他。他的背很热,时不时的,他要仰起头喝两口酒。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见过他喝这么多酒,我知道,他不喜欢酒。
在他仰起头准备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的时候,我抢过他的酒壶,硬憋着气把它喝完了,然后我猛的咳嗽起来,酒真的很难喝啊,又苦又涩,还很辣喉咙,我嘿嘿的笑着,呛得更厉害。他抚摸着我的背帮我顺气,渐渐的我总觉得他摸我一下,我就浑身发热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我的脑子有点发昏,我仿佛看到格瑞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胸口就像有人在打鼓一样巨响,震得我头疼,耳朵也嗡嗡直叫,然后那张脸停下来了,他始终理我那么近,却又有点远,我受不了,伸出手去把他掰下来,终于靠在一起了。
不一会儿,我觉得脸上凉凉的,滑滑的,有什么东西在上面游走,很舒服。然后它顶开我的嘴巴,它在我的嘴里搅来搅去,和我的舌头缠在一起,我开始回应它,它就更激烈,甚至从我颈后冒出一双手把我和它按的更紧密。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推开压在我身上的东西,它好热,就像格瑞的背那么热,但是好温暖。它从我的嘴里退了出去,我连忙大口的喘气,因为我有预感它还会进来。果然,又有东西进来了,但这次的好像不滑了,像一根柱子顶在我的喉咙上,我开始慢慢的吸允它,它会颤动,还会在我嘴里慢慢变大,虽然很难受,可是我舍不得把它吐出去,我只能含的更紧,我的舌头不停的舔过它的前端,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因为只要我这样做它就会舒服的颤抖两下。
它冒出了些液体,热热的咸咸的,我就合着唾液把它们一口口吞掉,它越来越大,我的嘴巴都快包不住它了, 突然它猛的颤抖了几下,我能感觉到它更烫了,它顶住我的喉咙然后喷出了一大股液体,粘稠的,咸苦的,喷进我的气管。我被呛得把它吐了出来,我猛烈的咳嗽,那些液体便争先恐后的从我的鼻子嘴巴里流出来,我觉得我好像只能闻到这个味道了,有点熟悉,又很陌生。 眼睛很疼,生理眼泪不停的冒出我的眼眶,我又难受的紧,便顺势低低的呜咽起来,我抽着气,每抽一下那些液体就又流回我的嘴里,我只好把它们咽下去。突然,一个怀抱把我窟了进去,那个怀抱很热,比我的脸还要热,但是那双手很凉,它轻轻摸着我的脸,我慢慢的平复了心情,我试着睁开眼睛,只看到头顶的月亮亮的刺眼,让我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我看见了,那个目光很熟悉,我忍不住笑了两声,又被激起一阵猛咳,我这次乖了,不笑出声了,只是尽量睁大眼睛,与那双紫眸对视。它看向我下面,然后我感觉到一只凉凉的手轻揉着我的下面,来来回回,我的脑子乱成一团,无法思考,我舒服的闭上眼睛,喉咙里忍不住的发出断音,这次没有被呛到了,我便肆无忌惮的叫起来,一遍一遍的, 回荡在这静谧之下。

父亲节小段子

其实是想写点父子肉文的(这里是伪父子),结果写到一半突然良心发现,父亲节还是写点温馨的段子好了,链接在评论里。
感觉父爱可能是这种感觉吧?有点扭捏,但是却其实很爱对方。❤❤❤

画了只狐崽……耳朵是不是歪了……233333

不喜欢用micron勾线(主要是因为我是个勾线死)所以就铅笔勾线好了……

总有一个瞬间煞到你,那触动心弦的一瞬间。

和平时放学一样的普通时光,只是那么一个不经意的仰头,才发现,也许以往我都错过了太多太多。

隐x杨 心悦君兮君不知(二)

好久没更了,于是我今天更了,
就在我要发的时候……出错了!三千多字没有了!崩溃!
我觉得我第一遍写的还挺好挺流畅的!啊啊啊!
但是我最后还是只能写第二遍了,
第二遍感觉就没那么好了,
有点怪怪的
毕竟心灵受到撞击之后
写不太出来
但我还是更新了……
(渣文笔有,ooc……感觉也有……唔……)
【哭晕在角落】
神他妈还我三千字!

链接在下方回复里找。d(ŐvŐ๑)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