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若君

宝宝的微博@夕染染染染

瑞金(有点car……)

金视角---(有机会会写完格瑞视角)

凹凸大赛还有一周就要结束了,我的排名还没混进前一百,甚至可以说还差得远,元力也用完了, 那天我坐在蘑菇森林发呆,我觉得自己几乎已经可以看到被回收的下场,突然后面有人用手拍我的头,我转过头去,刚刚好对上那双紫色的眼睛,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人居然是格瑞!他竟然主动来找我?
我有点兴奋,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心情,我和往常一样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而他也像习惯了一样把我推开,我跟着他,他没有拒绝。
事实证明果然有一个第二名在身边干什么都会轻松很多,他常常会把怪虐到一滴血,我在给它一拳,我就得分了,格瑞什么也没说过。
虽然他始终不愿意和我组队,但他已经和我的队友没两样了,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我一直搞不懂,格瑞为什么会像这样帮我升级,照他的性格是不会管这种闲事的,但是我从来不问,因为我想和他在一起,想呆在他的身边,这也算是我的小私心。
今天晚上没事做,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就又想起格瑞,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也像我一样在失眠吗?我的眼睛不自觉的瞟向窗外,我有点诧异,那坐在草坪中央喝闷酒的,不就是格瑞吗?可为什么那么强大的格瑞,坐在那里的背影那么渺小呢……
鬼使神差的,我走了出去,悄悄的的坐在他背后,背靠着他,我能感觉到,在我碰到他的那一刹那,他颤抖了一下。
我佯装没事的傻笑两声,叫他的名字,我问他为什么要参加凹凸大赛,他没有回答我,反问我为什么要来。我有点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当然是为了我的家乡啊,可这话我自己听着都别扭,我有点尴尬,便住了嘴,只是静静的靠着他。他的背很热,时不时的,他要仰起头喝两口酒。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见过他喝这么多酒,我知道,他不喜欢酒。
在他仰起头准备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的时候,我抢过他的酒壶,硬憋着气把它喝完了,然后我猛的咳嗽起来,酒真的很难喝啊,又苦又涩,还很辣喉咙,我嘿嘿的笑着,呛得更厉害。他抚摸着我的背帮我顺气,渐渐的我总觉得他摸我一下,我就浑身发热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我的脑子有点发昏,我仿佛看到格瑞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胸口就像有人在打鼓一样巨响,震得我头疼,耳朵也嗡嗡直叫,然后那张脸停下来了,他始终理我那么近,却又有点远,我受不了,伸出手去把他掰下来,终于靠在一起了。
不一会儿,我觉得脸上凉凉的,滑滑的,有什么东西在上面游走,很舒服。然后它顶开我的嘴巴,它在我的嘴里搅来搅去,和我的舌头缠在一起,我开始回应它,它就更激烈,甚至从我颈后冒出一双手把我和它按的更紧密。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推开压在我身上的东西,它好热,就像格瑞的背那么热,但是好温暖。它从我的嘴里退了出去,我连忙大口的喘气,因为我有预感它还会进来。果然,又有东西进来了,但这次的好像不滑了,像一根柱子顶在我的喉咙上,我开始慢慢的吸允它,它会颤动,还会在我嘴里慢慢变大,虽然很难受,可是我舍不得把它吐出去,我只能含的更紧,我的舌头不停的舔过它的前端,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因为只要我这样做它就会舒服的颤抖两下。
它冒出了些液体,热热的咸咸的,我就合着唾液把它们一口口吞掉,它越来越大,我的嘴巴都快包不住它了, 突然它猛的颤抖了几下,我能感觉到它更烫了,它顶住我的喉咙然后喷出了一大股液体,粘稠的,咸苦的,喷进我的气管。我被呛得把它吐了出来,我猛烈的咳嗽,那些液体便争先恐后的从我的鼻子嘴巴里流出来,我觉得我好像只能闻到这个味道了,有点熟悉,又很陌生。 眼睛很疼,生理眼泪不停的冒出我的眼眶,我又难受的紧,便顺势低低的呜咽起来,我抽着气,每抽一下那些液体就又流回我的嘴里,我只好把它们咽下去。突然,一个怀抱把我窟了进去,那个怀抱很热,比我的脸还要热,但是那双手很凉,它轻轻摸着我的脸,我慢慢的平复了心情,我试着睁开眼睛,只看到头顶的月亮亮的刺眼,让我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我看见了,那个目光很熟悉,我忍不住笑了两声,又被激起一阵猛咳,我这次乖了,不笑出声了,只是尽量睁大眼睛,与那双紫眸对视。它看向我下面,然后我感觉到一只凉凉的手轻揉着我的下面,来来回回,我的脑子乱成一团,无法思考,我舒服的闭上眼睛,喉咙里忍不住的发出断音,这次没有被呛到了,我便肆无忌惮的叫起来,一遍一遍的, 回荡在这静谧之下。

评论(1)

热度(14)